黄页网址大全免费

万里大雪山腹地……

此时,季军满心都是郁闷,还有绝望!

谁能告诉他,为什么新老大凌风起家的朱果树附近,竟然有宗师级别的变异巨虎存在?

更扯谈的是,上一世传闻中比较清晰的朱果树所在地,为何会有结界守护?

没错,就是结界!

上一世,他最后挂掉的时候,正是在某处突然开启的秘境,那里也有结界存在。

虽然两处结界给他的感觉并不一样,可他此时哪有心思仔细分辨,能保住小命就不错了。

十里开外的山头上,盘踞着一头高达一丈,身长足有三丈开外的斑斓巨虎。

此时,斑斓巨虎身上威势大放,宗师级别的恐怖虎威,惊得季军手脚发软脑子一片空白。

体内的烈焰真气,就像是被冻结一般,根本就提不起反抗,又或者跑路的念头。

心中有感,若是他敢跑路的话,将会迎来对面山头变异巨虎的凌厉攻击。

他可没丝毫把握,能够在变异巨虎跟前保命。

清纯美眉邵靖妍笑靥如花 甜美笑容温暖展纯真

这,可该如何是好?

原本以为,极为轻松的寻找机缘之旅,结果却像是主动送入虎口一般愚蠢。

之后一天一夜,一人一虎就这么默默僵持……

季军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,一天一夜不合眼,也不能进食的滋味可不好受。

他不敢有任何轻举妄动,尽管腰间水壶里就有干净的泉水,背上的包袱里也有足够的干粮,甚至还有一提牛肉罐头,可他不敢拿出来吃啊。

大雪山腹地的温度极低,外头已经夏末季节,可在山里依旧冷风呼啸吐气成雾。

虽说先天后期实力,已经可以做到寒热不侵,可一天一夜的山风‘温柔’吹拂,加上精神紧绷,也感觉有些受不了啦。

目光不光朝对面山头的变异巨虎扫视,只敢用眼角余光小心观察,深怕一个眼神对视就引发不好后果。

后来,感觉对面山头的变异巨虎,并没有立即狠下虎口的意思,他这才壮着胆子小心翼翼盘坐在地。

屁股触地的感觉,前所未有的舒服,只觉得浑身骨头都像是要散架般,可惜他不敢真的彻底放松心神。

伸手下意识朝背后的包裹探去,突然脸色一变身子顿时变的僵硬……

只见,对面山头一直盘踞不动的变异巨虎,猛然起身一双虎目射出凛然光芒。

尼玛,真是卑鄙啊……

趁他放松心神的瞬间悍然出击,就算季军此时还保留有七成战力,估计也发挥不出五成。

心中哀叹歹命,就要起身和对面有了动作的变异巨虎拼命,总不能真的什么都不做吧?

重生一回,最后竟然落得这么一个下场,叫他倍感憋屈的同时也是无可奈何。

谁能告诉他,上一世明明十分容易寻到,并得到的朱果树,这一次竟然变成了真正的虎穴?

“季使者,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?”

这时候,一道有些熟悉的陌生声音,突然传入耳中。

“谁?”

季军先是茫然,而后猛然惊醒大声喝问,心中涌起一股难以言说的喜意:有救了!

“季使者,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!”

那道熟悉的陌生声音再次响起,语气平静无波不起丝毫波澜,好像没有察觉旁边虎视眈眈的变异巨虎一般。

季军猛然抬头朝声音传来方向望去,正好对上飞狐径领主陈英,古井无波的幽深眼神。

“陈领主,怎么会是你?”

季军脸色一变,忍不住惊呼出声:“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,难道……”

陈英轻笑出声,指了指教季军无可奈何的结界,悠然道:“这玩意,是我布置的!”

季军一脸呆滞,脑子却是各种思绪纷杂涌现。

“对了,忘了告诉季使者,你应该是寻找凌风得到的朱果树吧?”

陈英的声音不急不缓,悠然道:“不管你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消息,不过我可以告诉你,结界里的那棵朱果树,凌风已经转送给我了!”

“也就是说,你想要谋取的话,就是在偷我的东西!”

“不可能,明明是无主之物……”

季军脸色大变,下意识开口怒吼。

“什么无主之物?”

陈英目光一凛,沉声道:“你是听谁说的?”

季军顿时哑口无言,总不能说上一世就是这么个情况吧?

“陈领主,你有闲情逸致问这么多废话,还不如先解决了那头变异巨虎!”

脸上露出讨好笑容,季军生硬的转圜了话题。qq

呵呵……

陈英轻笑,冲对面山头起身,正虎视眈眈的变异巨虎点点头,悠然道:“本座准许你在附近长居,先离开吧!”

似乎听懂了陈英的话中之意,气势威猛的变异巨虎发出一声饱含善意的虎吼,而后飞快消失在山林之中。

季军看的目瞪口呆,脑子一片空白,半晌才道出一句:“这这这,这头变异巨虎,成精了吧?”

“也差不多!”

陈英淡然开口,解释道:“毕竟已经达到了宗师层次,已经能够半主动吸收天地灵气,不然也不会在灵气浓郁的结界附近徘徊不去!”

说到这里笑了笑,悠然道:“季使者一头撞了过来,与那头变异巨虎很有缘分么?”

神特么的缘分!

季军吐槽无力,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小心试探道:“陈领主你看,我已经一天一夜没有休息了,这就告辞!”

说着,活动僵硬的身躯就打算离开。

陈英给他的感觉,实在太过神秘,神秘到心头有些发虚,根本就没勇气继续待下去了。

“就这么走了,不解释一下么?”

陈英笑吟吟开口,悠然道:“有些事情不解释清楚,怕是季使者很难脱身啊!”

语气平平没有丝毫威胁力度,可季军却是身子一僵,不敢再有其他举动。

这一刻,他如坠冰窟,绞尽脑汁也不知道该如何脱身?

立于五里开外小山头,面上挂笑的陈英,在他眼中此时变成了恶魔的微笑,说不出的冰冷邪恶。

“陈领主,我可是大皇子的手下!”

尽管心中不抱什么希望,可季军还是想要再挣扎一下。

说这话时心更虚了,实话是他是凌风的马仔,和大皇子不过就是打过几个照面,甚至连眼熟都谈不上。

“我不想废话浪费时间!”

陈英悠然开口,笑吟吟道:“告诉季使者,你此时的行为十分古怪,若是没有一个合理解释,我不介意采取搜魂手段!”

“搜魂手段?”

季军脸色一片苍白,只是字面意思就足以叫他心惊胆战了。

“搜魂之后,季使者大概率会成为白痴!”

陈英脸色不变,继续笑吟吟道: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毕竟我对神魂力量的掌握力度,并没有达到细致入微的程度!”

季军的脸色,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。

此时他的心中波涛起伏,最后的心灵防线都快要崩溃了。

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,他从来都不是什么性格果决,能够对自己下的了狠手的存在,不然也不会混到现在,还只是先天后期修为。

只要能够下得了狠心,就算不靠记忆中的机缘,以他的实力都能够得到更多的修炼资源,从而更早进军先天巅峰层次。

毕竟上一世已经达到过一次,这一世继续修炼自然十分顺当,没有遇到什么阻碍就修炼到了眼下程度。

其实,他还知晓几家后世名声赫赫,可眼下却是落魄之极,可却掌握了相当惊人传承的家族。

若是他下得了狠心,仔细谋划的话,说不定早就得到这些后世成名强者的厉害传承了。

可他什么都没做,显然下不了狠心,或者说不够心狠手辣。

眼下遇到了陈英逼迫,直接拿出搜魂手段,扬言要将他整成白痴,心中惶恐万分却又没有玉石俱焚的勇气和决心。

“陈领主,我斗胆问你一个问题!”

心里防线即将失守,也没勇气选择自杀的季军,已经有了老实招供的心思,最后还是没忍住问了一句。

“什么问题?”

“陈领主是否拥有宿慧?”

季军眼巴巴望了过来,所谓宿慧也是重生的一种。

“呵呵,看来我遇到了一位特殊的存在!”

陈英轻笑出声,没有回答自己有没有宿慧,突然身形一闪瞬间跨越五里距离,直接站在季军身前,悠然道:“想来季使者应该是拥有宿慧的存在!”

“知道一些什么事情,可以说来听听!”

没有任何动手痕迹,毫无防备的季军的神魂,就被拉入了某个神秘空间,身前一直遮天蔽日的斑斓巨虎冲他微微一笑。

“这里是?”

季军心惊胆战,下意识开口询问。

“神魂空间!”

几乎遮天蔽日的斑斓巨虎,张开血盆大嘴解释道:“在这里,你说的信息不会被某些不知名存在偷听了去!”

“当然,你若是说谎的话,也会第一时间暴露,到时候我可就不会客气,直接使用搜魂手段,你可要想好了!”

“不会不会,我肯定不会说谎!”

季军此时已经被吓得六神无主,哪还有勇气玩手段,只得老实道明实情……

You may also like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