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宝app无限制下载

() 自古以来,修仙有成者不计其数。可称得上“得道”之人却寥寥无几。多少号称修仙天才的惊才绝艳之辈,最终却可惜地倒在了“天劫”这最后一关。

天劫,顾名思义,乃是天上降下的劫难。修仙之道,汲取天地之灵气、日月之菁华,突破年龄界限,打破凡体之生、老、病、死四苦轮回,乃是逆天而行。境界修炼至“炼虚还真”层次之后,可以说一切修行都是为了最后的天劫做准备。究竟“天劫”降临时是什么样的情形,究竟有多难渡,除了剑仙之外,没有人知道。成功渡劫的剑仙们大多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隐世,即便偶尔在江湖上露面,也如同流星破天、转瞬即逝,令人捉摸不着,寻觅不得。

“天劫之难,堪比巍山勺挖、汪洋瓢取。

天劫之险,堪比烈火焚露、暴雨淋烛。”

卢海龙默念着这两句笑语剑仙留在《古今异志》中的话语。十天前,天劫的感应突如其来,同时还要面对仙妖大战,让他近乎无所适从。所幸,龙族终于在天劫降临之前露面了,情急之下,卢海龙也只能为青龙大陆的子民做了最后一点贡献。

在听到囚牛亲口答应不伤害平民百姓之后,卢海龙立即动身离开了天道山。在剩下的一日之内,他希望飞得离天道山越远越好。几乎每个修仙者都知道,在渡天劫时,若是其他渡劫境界的修仙者陷入天劫的范围,会产生可怕的连带反应,被拖着与渡劫之人一同渡劫,天劫的威力也大幅增加。天劫的这个特性不知是哪个人流传下来的,也无从考证是真是假。毕竟这等生死攸关的大事,没人胆敢以身试险。

可是,去哪里渡劫合适呢?要论灵气充裕程度,在飞行一日的范围内,无疑是天云宗的氤氲盆地为最佳,但一来没有得到主人的允许,二来担心天劫毁了人家的宗门圣地,于是卢海龙只好另寻别处。他思来想去,还是雾凌山脉中比较妥当,那里既清静又偏僻,还不乏灵气,距离也比较近,如此在渡劫前还可省下半日的时间调息准备。

打定主意后,卢海龙稍微偏转方向,向东径直飞去。

当卢海龙的身影在天边几不可见时,又有两柄仙剑划过当空,追随而去。

须臾,这片天空又飞来两人,正是囚牛所说在大战斗中莫名失踪了的两位高手孟凡涛与薛月霖。

“薛姐,你看,我果然猜得没错,哈哈。”孟凡涛兴奋地满脸红光。其实,他根本没有受伤。剑劈囚牛的光罩,吐血弹飞,跌落远处,这一切都是他装的。

在孟凡涛“受伤”之后,薛月霖也假装力敌不过,败下阵来,而后趁着其余人乱战之际悄悄离开,在距离天道山路十里开外的偏僻之地与先到此处的孟凡涛会合。

日系小清新美女吊带碎花裙香肩美腿唯美写真图片

“唔……”薛月霖含糊地应了一声,若有所思。

“临阵脱逃,苟且偷生,我才不信卢海龙会无缘无故地做出这种事。考虑到他的境界,只有一个可能他要渡劫!”孟凡涛继续得意地说。

“话虽如此,可你的打算是什么?我听了你的传音,假装受伤脱离了战场,可卢海龙身上并没有带着轩辕剑啊!不仅如此,赤霄、承影两柄仙剑也分别在赫连馨和姜桓谷的手上,难道你仅仅是想杀了卢海龙?”薛月霖问。

孟凡涛笑着摇了摇头:“卢海龙是生是死与我何干?你觉得他会毫无准备地应对天劫吗?前面的那两个人已经证实了我的猜测,他必有底牌!”

薛月霖远远望着天边两个微小的黑点,有些迟疑:“你指的是……绝世仙剑?”

“当然。你不要忘了,还有四柄绝世仙剑尚未现世呢!”孟凡涛并不知道真罡剑已经落入龙族手中。

“真罡,墨阳,七星,巨阙。”薛月霖轻声念着四柄绝世仙剑的名字。

孟凡涛眯着眼睛说:“不知你发现没有,那个柳茵茵的背上背着一柄仙剑。虽然看不到剑身,可当她飞过我们头顶上空之时,我感觉到一丝强烈的灵力波动。再说,大战伊始,她夫妻二人为何要飞离战场?柳茵茵自己的仙剑已经踩在脚下,为何还要多背一柄?由此可见,那个剑套中的仙剑,肯定不简单。所以我就立即传音给你了。”

“如此说来,柳茵茵背后的那柄仙剑,必定是七星剑无疑了。”薛月霖是由叶申荣控制的,当年游龙郡探宝之后,六大宗主曾经就七星剑之事齐聚天道山,叶申荣一直不太相信那几名太清宗小弟子做出的解释,但李原啸已经发了毒誓,六大宗主又没有确切的证据,此事就只好作罢了。

孟凡涛摸着胡须:“不管是哪一柄,都是威震天下的绝世仙剑。看来卢海龙并不知道身后还跟着两个人,否则他大可自己带着绝世仙剑渡劫。这更加证明了我的推测,他本想留在宗里的、而两个大乘境界的同伴又亲自带去相助的东西,不是绝世仙剑还会是什么?哈哈!”

薛月霖给孟凡涛迎头泼了一盆冷水:“知道了是绝世仙剑又能如何?渡天劫时会有连带效应,渡劫境界之人根本无法靠近

,你怎么抢剑?难道只是藏在远处等待卢海龙渡劫失败之后捡漏吗?”

孟凡涛不屑地哼了一声:“被动捡漏可不是我的行事作风,再说这事赌不得,倘若卢海龙渡劫成功了怎么办?他修成了剑仙,咱俩还抢个屁!动手的时机只能在柳茵茵将仙剑交到卢海龙手上之前,行动要迅速、隐蔽,切莫让卢海龙发现。现在虽然卢海龙不知道身后跟着两人,但天空中太过空旷,我们的兵刃又踩在脚下,不宜动手,等卢海龙降落之后再说。到时你缠住史冲寅,我对付柳茵茵。”老谋深算的他早已考虑好了一切。

薛月霖应了一声“好”,可眉头却稍微皱了皱。她现在不过是寂灭中期而已,要对付大乘后期的史冲寅,谈何容易。她表面上不动声色,内心中却一直在盘算着自己的计划。

不消半日,卢海龙就飞到了雾凌山脉。史冲寅与柳茵茵也悄悄地降落下来。严冬时节,树枝都光秃秃的,即便在树林中,卢海龙的身影也清晰可见。史冲寅与柳茵茵一心留意着他,却不知自己早就被人盯梢了。

卢海龙没有过多犹豫,直接找了一处山顶的空地盘腿坐了下来,静静地闭目调息。大劫将至,太清宗、龙族、仙妖大战……其他的一切都已被暂时忘却,他的心逐渐平静下来。

史冲寅与柳茵茵匍匐在距离山顶半里开外的山坡上,柳茵茵倒是紧张得不得了。她望着山顶上那个孤零零的身影,捏了捏史冲寅的手,小声问:“你觉得卢大哥他能成功吗?”

“放心吧,卢大哥他是我见过的最有天赋的修仙高手,是我这一生最敬佩的人,一定没问题的。”史冲寅对这位出身同宗的前辈有着一种无法言喻的信任与尊崇。卢海龙强大的实力、稳重的作风、睿智的头脑、豪爽的性格,再加上独特的领袖气质,将他特殊的个人魅力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“可谁也不知道渡天劫时是什么情况,我们什么时候把七星剑交给他?”柳茵茵担心地说。

孟凡涛猜测得没错,卢海龙并不知道史冲寅与柳茵茵一直跟着自己。其实原本的确说好了由他们夫妻二人为卢海龙护法,但那时高手们被魅影赤狐所骗,卢海龙还以为和龙族九兄弟的决战会在天劫降临之前结束。岁寒山一役之后,龙族再度隐藏起来,眼见渡劫之期逼近,为了大战考虑,卢海龙不得不改变计划,说什么也不许史冲寅夫妇跟随。于是,太清宗几大高手与宗主李原啸一起商议决定,让史冲寅夫妻二人带上七星剑暗中跟随。

“现在卢大哥正在调息,我们不要去打扰他。还是等天劫降临时再冲过去给他吧,也免得他赶我们回去护宗。”史冲寅回答道。

此时此刻,孟凡涛与薛月霖正躲在半山腰的一座巨岩上面。

“朝他们两个面朝的方向看过去,我根本看不见卢海龙。看样子他们似乎离卢海龙挺远的,如此正好方便下手。”孟凡涛轻轻抽出了湛卢剑,准备上前夺剑了。

趴在一旁的薛月霖却忽然按住了他的手腕,低声说:“先不要轻举妄动。他们应该不会很快就将仙剑交给卢海龙的。”

孟凡涛又伏下了刚撑起的身体:“此话怎讲?”

“他们追随而来显然不仅仅是为了送仙剑这么简单。卢海龙渡劫时,他们必然会留在一旁护法。现在他们没有着急现身送上仙剑,说明卢海龙还未开始渡劫。以卢海龙的脾气,即便收下仙剑,肯定也会赶他们回去守卫天道山。串起来稍微一想,就知道他们两个的打算了。他们肯定会在卢海龙即将渡劫时将仙剑送过去,那时才是我们动手的最佳时机。若是现在就动手,万一把卢海龙引过来,咱们可就麻烦了。”

孟凡涛想了想,薛月霖说得的确没错。如果引得卢海龙出手,能不能成功夺剑身而退尚且不谈,倘若打到一半时卢海龙开始渡劫,把自己也卷进去那可就完了。可他转念一想,又觉得不妥:“薛姐,现在卢海龙没渡劫,我们上前夺剑还算安。那两人究竟离卢海龙多远只能揣测,等到最后时刻再冲上去的话,保不准距离太近,天劫引起连带反应把我们两个卷进去怎么办?别忘了,那两个都是大乘后期境界,他们可不怕天劫连带。”

薛月霖微微一笑:“放心,他们不会离得太近的。否则,以卢海龙渡劫后期的境界,早就发现他们了。现在我们换个方向接近山顶,要能同时看到卢海龙与他们两个的身影才行。他们一动身,我们就在半道上截住他们,到时卢海龙渡劫在即,看到是我们两个也绝对不敢冲过来,反而可能会逃得远远的,他害怕连带反应导致天劫威力增加,那他还渡个鬼!退一万步说,倘若他犯傻朝我们冲来,我也有妙法,绝对不会被卷入天劫,你放心好了。”

孟凡涛点了点头,两人悄悄爬下了山岩,从另一侧的山坡偷偷摸了上去,直到看到卢海龙的身影为止。两人在一棵几人粗的大树后隐匿好,视线重新投在史冲寅和柳茵茵的身上。

远在天道山消灭妖兽的叶申荣嘴角上扬,心中想道:“

哼哼,想要和大乘后期的人动手抢剑,怎么可能不引起卢海龙的注意?到时我只要静观其变,卢海龙必然忙于渡劫无暇分心,你若是很快就夺了那柄仙剑,我就控制薛月霖过去给卢海龙一剑结果了他,反正薛月霖现在和我是一样的境界,不会引起连带反应。若是你没有立即夺剑成功,一直拖到卢海龙渡劫完毕,那就且看他渡劫的结果。他死,我仍然和你一起夺剑;他生,我就冲你的背后倒戈一击,到时再装成好人,你那把湛卢剑就归我了!最好是你杀了他们两个之后被天劫卷进去,和卢海龙一起去死,那两柄绝世仙剑就都是我的了,哈哈哈!”

至于最极端的孟凡涛虽被卷入天劫却侥幸渡劫成功、成为剑仙的情况,叶申荣根本想都没想。孟凡涛干了那么多亏心事,天劫时必然心魔难渡,这也是他得了湛卢仙剑后还一直觊觎其他绝世仙剑的原因,在他看来,绝世仙剑越多,渡劫成功的概率也就越大。

山上的五个人都在等待最后的时刻。

三个时辰,两个时辰,一个时辰……天劫即将降临,调息完毕的卢海龙站起身来,稍微活动了下筋骨,仰头望了望灰霾的天空,自言自语:“居然如此平静,我还以为天劫来临时会风起云涌、电闪雷鸣呢!”他抽出了仙剑,准备迎接修仙之道最后的挑战。

看到卢海龙准备渡劫,史冲寅与柳茵茵从山坡上一跃而起,以最快的速度奔向了他。自方才卢海龙起身时开始,孟凡涛与薛月霖就已经猫着腰悄悄地接近史、柳两人这边,现在是时候了!孟凡涛眼睛一亮,站起身来,施展《惊雷一闪》身法疾速冲了过去,而薛月霖则刻意落在了后面。

史冲寅和柳茵茵看到侧方冲来的身影,吓了一大跳,不管是什么情况,别影响到卢海龙渡劫才好。

与此同时,天劫没有一丝征兆地降临了。卢海龙的头顶上空忽然落下一道炫目的亮光,笼罩住他的身,顿时,一股可怕的压力袭来。他咬牙坚持,却发现这股无形的压力是根本无法抗拒的,他结结实实地摔在了地上,地面仿佛产生了巨大的吸力,让他连抬一下头颅都做不到。手中的仙剑越来越重,就快拿不住了,他攥紧了手掌,手背和小臂上满是暴起的青筋,可剑柄还是将他的手掌死死地压在地面。再这样下去手指都要被压断了,不得已,在手掌还勉强能动的时候,他放开了仙剑。

奇怪的是,山顶的冻土居然出乎意料的坚硬,这么恐怖的压力都没有将他压入地面之中。卢海龙感觉天与地仿佛是两大块坚不可摧的铁板,并且在逐渐靠拢,似乎要将他挤成肉酱。

“天地相合了吗……”卢海龙咬紧牙关,心中想道,“传说盘古大神开天辟地之前,天地本合为一体,难道这就是天劫的由来吗……”仅仅数息,他已经大汗漓淋,浑身肌肉鼓胀,身体的承受能力已经接近了极限。“糟了,撑不下去了……”卢海龙憋得满脸通红,连气都不敢喘,这等紧要关头,稍一松气就会泄劲被压扁,“难道就这么完了么……”他好像听见浑身的骨头都在“噼啪”作响,支撑着地面的双手不住地颤抖着,十根手指的指缝中已经渗出了鲜血。

正当卢海龙近乎放弃的刹那,压力忽然停止了增大,虽然他依然抵抗得很痛苦,可至少不会被压死了。总这么趴着可不行,他用脚蹬着地面,一点一点地弓起身子,而后艰难地转过身来,换成了仰天平躺的姿势,可想要挺腰坐起身来,却是难上加难。

不知为何,卢海龙脑中想起了那柄参悟了数年剑意的轩辕剑:“轩辕剑,青龙大陆第一神兵,不知你能不能斩破这股天劫之力……况且天劫难渡,绝不会仅仅只是让修仙者抵抗压力这么简单……唉,轩辕剑啊轩辕剑,虽然我有幸使用了你一段时日,可我的能力终究比不上你那传奇般的第一任主人黄龙剑仙……”他忽然一个激灵,黄龙剑仙是在修成剑仙之后才得到的轩辕剑,换言之,他渡天劫时并没有借助轩辕剑之威。不仅是黄龙剑仙,另外十七名剑仙得到绝世仙剑时都已经成功渡劫,想到这里,卢海龙的精神为之一振,“若是天劫易渡,那人人都是剑仙了。我是公认的修仙高手,渡劫失败的话,岂不让人们耻笑?呵,成败在此一举!”

卢海龙用臂肘撑地,慢慢地抬起上半身,而后伸直胳膊,换为手掌撑地。虽然双臂在不停地颤抖,可总算是坐起身来了。他刚想思虑一下下一步该如何之时,耳边却传来柳茵茵焦急的大喊声:“卢大哥,接剑!”

卢海龙大吃一惊,柳茵茵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?他艰难地扭过头来,却发现笼罩着自己的亮光格外炫目,外界的一切都看不清了,耳边只隐约听见了脚步声与打斗声,“不只有柳茵茵一人!”他心头闪过一丝不安。

“嘭”的一声响,一样物体掉落在卢海龙的身边,可他根本无力伸手去拿。从柳茵茵急切的呼喊声与持续不断的打斗声判断,似乎是发生了危急的状况,卢海龙一时间心慌意乱。此时,来自天劫的压力骤然发生了变化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