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产剧情新搬来的白领女邻居

万剑山中万剑阁,传承久远,而司马安南和游蕊儿所在的宗主高阁,平日里鲜有人至,因此除了慕容和之外,很少有人可以看到着云海日出的壮丽景象。

日出东方隈,似从云中来。

游蕊儿的双眸之中,倒映出了那一轮初升的烈日,露出一个明媚笑容的同时,抬手拍了司马安南的肩膀,轻轻开口道:

“这是我这辈子见过最美的日出,司马安南,本小姐姑且原谅你,打扰我睡觉的无礼举动。”

“那我还真是要谢谢你游大小姐的宽宏大量。”

司马安南自怀中取出一把折扇,轻轻摇摆,继续开口,声音淡淡而出:

“是不是觉得昨夜特别的漫长,你睡的少,要不再眯一会?”

少年带着关心的声音落下之后,游蕊儿摇了摇头,然后双手抬起伸了一个懒腰,顿时展露出了惊心动魄,玲珑有致的曼妙身材,开口回应道:

“司马安南,离京这么久,我此时觉得好累。”

“你是想家了吧。”

游蕊儿继续将右手抬起,撑住自己圆润洁白的下巴,呆呆地注视着面前的云海,继续开口回应道:

“我想娘亲了,今年是我第一次没有在家中过年,娘亲和爹爹他,肯定很孤单吧,说实话,我这个做女儿的,在其余人眼里看来,肯定很不孝。”

爱玩的小女生

游蕊儿转头望着司马安南认真严肃的脸庞,露出了一个苦笑,双眼之内闪过一丝迷茫的神色,红唇轻启,声音继续淡淡而出:

“曾经我想过就此妥协,乖乖按父亲的安排生活,但是我却说服不了我自己。”

“我很理解。”

司马安南摇着折扇,同样望着眼前的云海,轻轻开口,下一息,他叹了一口气,伸手拍了拍游蕊儿的肩膀。

“我曾经也如你一般,不过我更不孝,一走便是近十年,也是这几年才回的家。”

按照平时,脾气火爆的游蕊儿见司马安南拍自己的肩膀,定要怒目而视,不过此时,有着相同境遇的二人,两颗心好似感受到了彼此。

司马安南虽然平日里喜欢口无遮拦,但是实际上却面薄的很,因此只是轻轻拍了拍之后,便缩回手,随后他好似想到了什么,陷入了长久的沉默。

一向跳脱的司马公子极为反常的不说话,这让游蕊儿有些差异,随后后者侧过身子,有些好奇的开口道:

“司马安南,你这一下子如此正经,我反倒有些不习惯。”

司马安南注视着少女的眼眸,俊朗的面容之上有着犹豫,随后还是张嘴开口道:

“蕊儿,有一件事,我觉得还是要告诉你比较好。”

望着司马安南肃穆的脸庞,游蕊儿逐渐收起了脸上的笑意,有些试探地低低开口道:

“何事?可是和我有关?”

司马安南点头,自怀中轻轻取出一封信,递给身旁的少女,声音继续传出:

“这是昨夜自神京城送来的消息,你父亲,被天辉军直接拘捕,并且今日早朝,于白帝宫内有陛下亲自提审!”

司马安南此言一出,游蕊儿接过信封的右手狠狠一抖,随后其接过之后打开,抬眼扫视一遍,死死咬住嘴唇,没有丝毫犹豫,直接开口道:

“司马安南,我知道你身上肯定还有传送卷轴,给我一张,我立刻要回神京城。”

“游蕊儿,我现在在此镇守,无法抽身,而一旦你孤身回了神京城,我就没有办法再保护你了,你可明白?”

司马安南的表情肃穆无比,声音之中也满是凝重,而其对面,游蕊儿却表现出了远超一般同龄女子的坚强和冷静。

这位敢爱敢恨的姑娘郑重的点点头,继续开口:

“我明白,这是我自己家里的事,无论如何,我也不想将你牵扯到其中。”

话音落下,游蕊儿伸出右手摊开,意思不言而喻,随后司马安南轻叹一口气,不再犹豫,再次自怀中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卷轴放在前者的掌心之上。

游蕊儿紧紧握住手中的传送卷轴,望着下方坐于地上的少年,面色变换,欲言又止,最后到嘴边却只轻轻说出几个字:

“谢谢你!”

随后少女直接一把撕开传送卷轴,选择了神京站之后,剑阁中心的高阁之上,蓝白色的传送光柱冲天而起,三息之后,光柱裹挟着游蕊儿的身影消失于原地。

传送光柱消散,整个高阁顶部,就只剩司马安南一人盘坐,高阁之上狂风阵阵,将他的衣裳和头发全部向后吹起,远远望去甚至有飘飘欲仙的出尘之感。

但是此时少年的面容却格外惆怅,甚至带着几分茫然,这位神机阁最优秀的天下行走,呆呆的望着面前不断涌动的云海,喃喃开口道:

“为什么,我的心里明明堵的慌,却还是什么都算不出,陛下啊,陛下,你倒是给我出了一个大难题。”

正当司马安南独自惆怅之际,万剑山顶,那一座宽阔无比的葬剑湖之上,浓浓的雾气再次飘荡,此雾气并不是呈天然的灰白色,而是青,蕴含着无穷剑气的青色。

倘若剑阁的弟子们依旧在此,则会对这种青色并不陌生,因为之前的大半年,整个葬剑湖上缭绕的都是这种青色的剑气,曾经那代表着成圣机缘的青莲正在逐渐成型。

然而就在昨夜,那一朵由整个葬剑湖所有剑气共同汇聚而成的青莲,被慕容和直接一剑全部斩出,完全消耗殆尽,但是如今,青色的雾气再次于葬剑湖上空涌动,那所代表的意义极不寻常。

雾气之间,慕容和身穿蓑衣,并不高大的身影稳稳盘坐于地面,双目平静地盯着清澈无比的湖面,而湖面之下,那无数柄剑魂插于湖底,向着他所在的方向微微倾斜,好似在朝拜,在臣服。

随后慕容和平凡的脸庞之上,出现了些许思索,喃喃开口道:

“只有最纯粹的剑,才能前往它要去的方向,我是一柄剑,原来是之前的我,不够纯粹,还要更纯粹。”

喃喃声落下,慕容和闭上双眸,整个身子完全沉入湖面,沉下湖底。

他变成了一柄剑,与湖底插着的无数剑魂毫无二致的剑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